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發表等服務的論文發表期刊咨詢網。
展開

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發展措施

發布時間:2019-09-21   |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是指以某種少數民族語言文字撰寫的以學術研究為主題的學術期刊,對于繁榮我國民族地區哲學社會科學、促進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以及民族文化的創新性發展和創造性轉化等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下面,筆者試就我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的發展狀況、存在問題以及未來的發展走向。

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發展措施

  關鍵詞:民族文學;發展

  一、我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發展狀況解析

  我國是一個由漢族和55個少數民族組成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各少數民族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創造了各具特色、豐富多彩的民族文化。作為中華文化寶庫學術期刊方陣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以其獨特的文字表述方式別具地域、民族和文化特色,成為研究少數民族經濟社會、歷史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載體。從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發展脈絡來看,少數民族文字期刊最早始于20世紀初。到20世紀20年代,隨著五四運動以及馬克思主義在民族地區的廣泛傳播,以時事政治見長的各類期刊漸次興起。20世紀30、40年代,包括學術在內的少數民族文字期刊呈現多元發展態勢,數量種類較前明顯增多。1935年,新疆創辦的(漢維文版)理論刊物《反帝戰線》重點傳播毛澤東思想,共出版“維吾爾文版8期”[1],還有朝鮮文時政類期刊《延邊通訊》《民族工作通訊》等,在少數民族群眾中很好地宣傳反帝反封建等革命思想。20世紀50—60年代,隨著新中國的建立特別是在民族區域自治政策和民族團結政策的指引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逐漸進入全面發展階段。“文化大革命”期間,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在曲折中探索。到20世紀80、90年代,我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進入前所未有的大繁榮、大發展時期,各種民族文字的學術期刊如雨后春筍般地創辦起來。

  有學者統計,截至2000年全國共有少數民族文字期刊185種,約占期刊總數的3%[2],比較常見的有維吾爾文版、蒙古文版、藏文版等。另據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專項統計,全國共有蒙古文版學術期刊20余種、維吾爾文版近10種、藏文版21種。經歸納整理,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發展具有如下特點。1.地域分布的集中性。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涉及新疆、內蒙古、西藏等10余個省(市、區),橫跨中國北部、西北部、西南部等廣大地區。1993年,有學者在對《中國圖書館分類法期刊分類表》涉及的少數民族文字171種期刊進行分析時,發現90%左右的少數民族文字期刊集中在西北新疆、北部內蒙古、東北吉林、西南西藏以及首都北京等省(區、市),80%又集中在新疆、內蒙古兩大自治區,具有大集中、小分散的期刊布局[3]。由于這些學術刊物主要分布在少數民族聚集地,由相關高校及教學科研單位主管主辦,因而具有地域分布的集中性特征。2.語種分布的單一性。在我國55個少數民族中,共有21個民族使用27種文字,但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只涉及蒙古文、維吾爾文、哈薩克、藏文等11種文字,尤以蒙古文、維吾爾文等民族文字為多,最多的是蒙文,占全部期刊總數的24%;其次是維吾爾文,共有44種,占全部期刊總數的23%[2],其他語種文字很少涉及。從語種分布情況看,藏文期刊沒有一種是自然科學的[3],朝鮮文期刊僅有一種。哈薩克、蒙古以及維吾爾文字期刊涉及自然科學的相對較多,涉及畜牧、醫學等多個研究領域,總體呈現出語種分布自然科學弱、社會科學強的特色,顯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語種分布沒有體現出應有的多元性或多樣性。3.學科發展的不均衡性。

  從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的學科建設看,涉及哲學社會科學、自然科學、文學藝術、文化教育等多個研究學科,部分學術期刊如藏文版的《中國藏學》和朝文版的《延邊醫學》等專業性較強,還有的學術期刊只以某一民族或某一民族地區抑或某一學科專業作為研究對象,諸如此類的學科分布具有明顯的不均衡性,尤其具有社會科學強、自然科學弱的學科分布特點。早在20世紀90年代,有作者在對《中國圖書館分類法期刊分類表》涉及的少數民族文字171種期刊進行分析時,發現社會科學類期刊占87%,自然科學類期刊僅占13%,若細化社會科學類別,政治法律(絕大部分是政治)類和文學類期刊占64.6%,其他類則占35.4%。相比之下,自然科學類重點集中在綜合(總論)、農業、醫藥衛生[3]三個領域,其余領域如交通運輸、工業經濟以及環境科學等涉獵較少。進入21世紀前10年,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學科分布仍未有大的改觀,重點還是在文史哲類上,期刊數為131種,占總數的71%;而研究自然科學、技術類的期刊較少,僅28種,占總數的29%,但這種學科分布的不均衡性已不能適應民族地區經濟和科技發展的需要[2]。4.多民族文字的一刊多用性。就少數民族學術期刊來看,還存在一種學術期刊多民族文字出版的現象。如《新疆畜牧業》期刊便以蒙古、哈薩克、維吾爾等3種少數民族文字分別出版,《語言與翻譯》則以柯爾克孜、哈薩克、維吾爾等3種民族文字出版發行,《民族教育研究》有藏、壯、維吾爾、蒙古等4種民族文字出版,上述諸種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均有漢文版印刷,從而體現出一種學術研究期刊有多種少數民族文字版本的現象。

  二、我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面臨的問題

  新中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發展雖然取得了長足進步,無論是期刊數量、辦刊質量還是學術影響力較前都有很大的提升。僅以新疆科技期刊為例,在1999年首屆新疆期刊獎獲獎的7種科技期刊中,有3種為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獲獎數量幾乎占全區科技期刊總數的一半,維吾爾文版《干旱區地理》2001年入選中國期刊方陣。即便如此,我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目前仍面臨許多發展難題,主要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1.辦刊經費嚴重不足。

  辦刊經費不足是包括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在內的國內學術期刊普遍面臨的帶有共性特征的癥結問題。按照原初的管理模式,學術期刊辦刊所需費用均由財政撥款,每年撥款額度雖然不多,但除去必要的費用支出,尚能維持期刊的正常運轉。近些年來,隨著民族地區深化改革力度不斷加大,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辦刊經費不再單獨列支,加之人員工資及其他經費支出逐年增加,使得辦刊經費更加捉襟見肘。一些編輯部為節省開支或減少編輯外出參加各種學術會議,或降低稿費支付標準,或收取高額版面費,或采用劣質紙張印刷及小字號排版等,對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提高辦刊質量及提升刊物的學術影響力產生不良影響。據統計,有些少數民族文字科技期刊因辦刊經費緊張,大多數學術類稿費每千字20-30元,翻譯類每千字15元,出于創收等經濟因素考慮,稿件采用率竟高達90%[4]。2.隊伍建設有待強化。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編輯人員既要有具備相應的專業素質、專業能力和專業知識,又要熟練掌握稿件編輯的技能技巧和相關編輯知識,更要熟練掌握甚至精通某一少數民族文字,然而從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編輯部從業人員狀況看,現有編輯從業人員素質良莠不齊直接影響刊物編輯質量。一是民族文字基本功不扎實。部分編輯人員雖然編輯水平較高,但掌握某一少數民族文字的能力較弱,當編輯以少數民族文字撰寫的學術稿件時經常有力不從心的感覺,尤其在字詞或新詞匯的運用上,如有的作者在一篇蒙古文的文章中,把同一概念有時寫成英文的音譯,有時寫成漢文的音譯,或者直譯。由于對新型科技產物的表述不統一,這些都增加了蒙古文期刊編輯工作的難度[5]。另外,從少數民族文字科技期刊編輯隊伍建設來看,部分期刊編輯部甚至成為下崗、待崗人員的中轉站,只要能識幾個字,懂得一點語文常識、編輯規范和技巧就能充任編輯[5]。

  長此下去勢必對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編輯隊伍建設產生消極影響。二是業務培訓沒有落到實處。為全面提升現有編輯從業人員的業務素質,國家對現有期刊編輯人員的業務培訓提出明確要求,如2011年頒布實施的《出版專業技術人員繼續教育暫行規定》(新出政發[2010]10號)第7條規定,出版專業技術人員每年參加技術教育的時間累計不少于72小時[6],但少數民族地區相關主管部門落實得不好,內蒙古自治區只有高等學校學報研究會每年組織培訓,由于尚未成立蒙古文學術期刊專業委員會,缺乏統一管理、專業培訓和交流[5]。三是編輯人員流失嚴重。由于少數民族地區條件艱苦,加之待遇不高,尤其在職稱評定等方面與其他教學或科研人員差距明顯,使得部分中青年編輯人員流失嚴重。僅新疆兩個維吾爾文期刊如《干旱區地理》和《干旱區研究》粗略統計,短短八九年間就有4名編輯人員以考研、深造、留學、下海經商等[4]理由調動工作或出國,長此下去直接影響到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編輯隊伍建設,這一點需要引起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并拿出切實可行的激勵措施加以解決。3.學術影響力不高。從理論層面和學術角度講,“學術影響力是評價學術期刊質量的指標和有效表征,能夠反映學術期刊在該學科領域的地位與貢獻”[7]。從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看,學術影響力不高是不爭的事實,主要體現在如下幾方面:一是國內影響力不足。雖然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數量有50種之多,看似數量不少,但相對全國近7000種學術期刊來說,所占的比例微乎其微,相較而言不足百分之一。二是受眾群體較少。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的受眾對象以熟練掌握某一民族語言文字的特定人群為主,隨著民族地區對外開放力度不斷加大,加之人員流動日益頻繁,使得精通某一民族語言文字的人員數量日漸減少,就連少數民族青少年對本民族語言文字也不是很熟練,致使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的受眾范圍日益萎縮,加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沒有對應的漢語文版本,絕大部分通曉漢語言文字的其他受眾群體很難了解其內容,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在國內學術界的影響力可想而知。三是國際影響力不高。由于國內部分少數民族屬跨境民族,且部分跨境民族甚至建立主權國家,這就使得部分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在國外有一定的影響力且成為通用語言。比如,蒙古學是一門世界性學問,作為有著600多萬蒙古族的國家,我國理應成為蒙古學研究中心,但如果沒有在世界上有影響力的蒙古文版學術期刊顯然是行不通的。從目前來看,我們有《內蒙古社會科學》(哲學社會科學蒙文版)《中國蒙古學》《內蒙古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蒙文版)等一批在國內外較有影響力的蒙文版學術期刊,《內蒙古師范大學學報》蒙文哲社版著重發展有關蒙古族語言學、蒙古史、蒙古文化、蒙古民俗、蒙古族哲學及社會思想領域的學術成果與論文,以其高層次的學術理論水平,獲得了較高的轉載率和引用率。

  但這些期刊刊登的蒙古學研究文章還不能完全代表我國蒙古學研究的水平,在國際上的學術影響力也沒有得到很好的發揮。再如,過去40年,雖然藏學“西風壓倒東風”之勢逐漸得到扭轉,中國藏學研究在國際學術界的優勢地位正在顯現,但也有學者認為,從藏學研究國際對話語境來看,西方無疑仍保持強勢[8]。中國藏文期刊所的角色和地位毫無疑問是一個值得深入研究的問題。4.評價體系建設闕如。在人文社會科學學術期刊評價系統中,使用范圍較廣的有三大評價體系。一是中文核心期刊評價體系。20世紀90年代,北京大學圖書館為便于訂閱日漸增多學術期刊的現實需要,在諸多學術期刊中遴選出了中文核心期刊,其出版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總覽》一書界定了國內核心期刊的范圍。該書分別于1992年、1996年、2000年、2004年、2008年、2011年、2014年、2017年出版過8版,在社會上引起較大反響,圖書情報界、學術界、出版界和科研管理部門對該項研究成果給予了較高評價,普遍認為它適應了社會發展需要,為國內外圖書情報部門對中文學術期刊的評估和選購提供了參考依據,促進了中文期刊編輯和出版質量的提高,已成為具有一定權威性的參考工具書。二是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CSSCI)評價體系。1998年以來,由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研究評價中心確定提出的評價體系,該索引選定的引文文獻來自于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指導委員會確定的選刊原則和遴選方法,并報教育部批準的來源期刊,來源期刊主要是,根據期刊的影響因子、被引用總次數等數量指標與各學科專家意見而確定的,確定之后每年根據期刊的質量情況增刪或調整有關期刊。該索引數據庫已被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眾多單位包庫使用,并作為地區、機構、學術、學科、項目及成果評價與評審的重要依據。三是中國人文社會科學核心期刊評價體系。自1996年以來,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文獻研究中心研究和確定的評價體系。

  到目前為止,我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均沒有進入這三大評價系統。也就是說,全國所有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都沒有能夠進入中文核心期刊或CSSCI來源期刊,導致其在學者中受到的重視程度大大降低,同步導致很多用民族語言文字撰寫的優秀論文得不到應有的重視,從而嚴重影響了發表于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上的研究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產力的進程。另外,由于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沒有進入上述三大評價系統,使相關專家在職稱評定等方面得不到公正對待,從而挫傷了他們開展科學研究的積極性和創造性。雖然有的單位在對待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上采取了一些“土辦法”,如將部分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當作核心期刊或CSSCI來源期刊,但依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5.意識形態安全存在隱憂。我國現有的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大都能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堅持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為民族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服務,但由于民族語言文字的特殊性,也容易在意識形態安全方面被別有用心之人鉆空子,從而對我國的文化安全造成負面影響。近年來,隨著“三股勢力”和“兩面人”在出版物、報刊、網絡、社科文藝類作品方面打“擦邊球”現象頻繁出現,明里暗里傳播分裂思想和反動言論、挑撥民族關系,從而擾亂人們的思想,破壞社會的穩定。他們的手法主要有:一是含沙射影。這類作品乍一看沒什么問題,但仔細推敲起來可以發現,其中涉及民族、文化、歷史、宗教等方面較為敏感的詞匯、數字、歷史人物、歷史事件、地理位置等沒有明確說明,往往含糊其辭、扭曲事實,通過含沙射影的手段模糊概念、誤導讀者,進而制造思想混亂。二是歪曲歷史。通過大搞歷史虛無主義,故意夸大民族歷史,尤其是肆意夸大所謂的“民族自豪感”,同步削弱對中華民族和中華文化的認同感,進而放大民族差異、制造民族隔閡。

  三是負面放大。故意把一些社會負面現象放在一起疊加放大,把支流描寫成主流,把個別問題虛夸成普遍現象,把普通社會問題上升為民族問題,并通過在敘述、評論中加入帶有渲染、煽動的言論,或夸大其詞,或對問題無限放大,使讀者產生錯誤的聯想,進而激起人們的不滿情緒。四是學術滲透。一些心懷敵意的壞分子打著學術研究的幌子進行沒有依據的臆想,或借學術交流、學術爭論之名肆意妄言,隨意捏造、散布錯誤觀點,或大肆傳播各種歪理邪說,妄圖把理論搞亂、把歷史搞亂、把人們的思想搞亂,從意識形態方面打開分裂的口子。五是選擇性翻譯。以弘揚傳承本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為由,故意選擇那些“問題作者”“問題書籍”進行翻譯出版的現象時有發生,對社會穩定和民族團結造成了負面影響[9]。上述種種手法雖然點出目前我國出版領域的亂象,且我們不能說所有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都有意識形態安全問題,但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中存在的意識形態安全隱憂仍是一個值得高度重視的問題。

  三、支持我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發展的對策措施

  針對當前我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的發展實際和存在問題,本文提出如下對策措施,以推動我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健康發展。1.加大支持力度,實施“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漢譯工程”和“重要學術成果民文翻譯工程”。當前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均沒有對應的漢文翻譯版本,一方面減弱了這些期刊的學術影響力,一方面也不利于意識形態安全建設。正確的應對之策是將現有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同時以漢文版發行,這顯然是十分迫切的。據筆者了解,現在國內已有幾家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正在做這方面工作,但客觀來說目前的資金投入還遠遠不夠。為此,國家應盡快啟動“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漢譯工程”或“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在線翻譯工程”,并在資金、人員編制等方面予以支持。按現有50種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每種期刊每年需要50萬元進行漢譯工作的話,國家只需投入2500萬元即可完成這一具有重要意義的工作。

  另外,由于我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相對較少,而大量的研究成果又是以漢語形式撰寫,這既影響了上述研究成果的傳播又減弱了我國在相關學術領域的國際話語權。如蒙古學、藏學等研究領域,我國學術界占據十分重要的地位,但由于我國蒙古學、藏學等的研究成果絕大部分是用漢語發表的,雖然這些成果部分也被翻譯成蒙古文、藏文以及英文等,但大多還是“養在深閨人未識”,沒有傳播出去。因此,除加大英文類期刊建設力度外,還應實施“重要學術成果民文翻譯工程”,新辦三五家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將相關領域用漢語撰寫的重要學術成果翻譯成民族語言文字,一方面供國內有關專家學者閱讀借鑒,提高其研究能力與水平,同時擴大我國相關領域研究的國際影響力和話語權,進而大力提高我國的文化軟實力。2.將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納入期刊評價體系。針對當前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沒有納入各種學術期刊評價體系問題,國家有關部門應當明確要求學術期刊評價部門將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納入評價體系并給予相應的政策支持。

  筆者認為,將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納入期刊評價體系可采取如下兩個形式:一是“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漢譯工程”實施后,同步使用漢文版參與評價體系,這樣既解決了對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另立標準的問題,也充分考慮到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的特殊性,可以以名額制或比例制方式,將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遴選進入核心期刊或其他評價體系中的優秀期刊,讓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獲取應有的地位。二是根據不同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由專家組按比例評選出一定數量的核心期刊,既可享受國家通行的核心期刊和其他優秀期刊待遇,也可以中國藏文學術期刊網、中國蒙古文學術期刊網等為平臺,根據行業標準、學術水平、辦刊能力、國際影響等因素,綜合考慮確定一批少數民族文字權威、核心學術期刊。3.成立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社會組織,就相關工作開展深入研究。發展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方方面面努力,但更主要的是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自身的努力。建議有關社會組織成立專門的民族類學術期刊(含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研究專業委員會,就如何提高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的質量、如何提高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的國際話語權、如何參與國內各種學術期刊評價體系建設等問題展開深入研究,為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爭取應有的權益。同時,各少數民族文字學術期刊要加強相互之間的交流與合作,嚴把意識形態關口,切實提高辦刊質量,以高水平的刊物贏得各方面的認可。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ojbtna.icu/wenxuelw/20678.html

    上一篇:學術氛圍與社會科學學術期刊如何發展
    下一篇:文化符號在衍生產品設計的應用

    pk10三码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