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發表等服務的論文發表期刊咨詢網。
展開

怎樣完善知識產權法院體系

發布時間:2019-08-21   |  所屬分類:知識產權: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這篇論文主要介紹的是怎樣完善知識產權法院體系的內容,本文作者就是通過對知識產權的相關內容做出詳細的闡述與介紹,特推薦這篇優秀的文章供相關人士參考。

怎樣完善知識產權法院體系

  [關鍵詞]知識產權;飛躍上訴;三合一;雙軌制

  隨著科技的飛速發展尤其是無形財產——知識產權的發展讓傳統的知識產權法律制度存在的問題日益凸顯,我國加快改革試點的腳步以期建立適合創新需求和規律的制度和規則,引領國際潮流。①在解決權利糾紛、減少侵權行為的發生方面,知識產權保護有著不可或缺的作用。近年來,知識產權案件數量不斷增多,案件類型也日趨新穎復雜,而處理這類案件需要專業性、技術性的復合型法官隊伍,使得知識產權案件審理難度不斷加大,所以早在2014年我國就在北上廣地區設立知識產權試點法院,以探索改革路徑和方式,再加上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院的成立,在之后的系列改革中發揮了很好的帶頭羊作用。

  一、我國當前知識產權法院體系的創新之處

  (一)關于飛躍上訴機制

  我國的司法制度并不十分完善,審級制度存在一定的問題,許多重要的案件出現“終審不終”的現象。采用飛躍上訴機制可以很好地解決“終審不終”的訴訟難題,為重大疑難案件公正妥善處理提供有力的審級保障,并克服司法解釋、指導性案例目前在統一法律適用方面的問題。飛躍上訴制度,就是打破審級的限制,當事人可以越級向更高層級的法院提起上訴的制度。我國知識產權領域已經引入飛躍上訴制度,《關于專利等知識產權案件訴訟程序若干問題的決定》中規定了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受理的全國內不服第一審的技術類知產上訴案件,并不管一審法院的級別。確立飛躍上訴制度對于當前司法實踐具有非凡的意義,有助于縮短糾紛解決周期和統一司法標準,同時具有節約成本、提高效率但又不失公正的優點。②

  (二)知識產權保護的新基地之互聯網法院

  知識產權訴訟由于地域發展不平衡,不同地區的案件數量差異大,這也是導致司法保護水平不平衡的原因。互聯網法院的設立為解決這個問題提供了一定的平臺,雖然當前互聯網法院并沒有大范圍普及,只是在杭州、北京、廣州試行,但是鑒于其良好的試行效果,可在未來的司法改革中加以完善和發展。由于涉及互聯網的案件一般都具有跨區域的特點,所以區域審判標準不統一和地方保護主義問題可在互聯網訴訟得到解決。互聯網法院自成立以來便受到極大的關注,專業的訴訟模式與知識產權案件的專業性特點契合,比如互聯網法院帶來送達文件信息方式的創新,突破了原有民事訴訟法中電子送達不適用判決,裁定和調解書等文件的規定,無疑大大提高了訴訟效率,新成立的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也沿用了這一新的送達方式。互聯網法院與傳統的審理方式不同,以“網上案件網上審理”為原則,當事人不需要到法院就可以實現起訴、調解、立案、送達、庭審、宣判、執行等全部或部分訴訟環節的網絡化辦理,給當事人及其代理律師或者辯護人等提供了很大的方便,節省了大量的訴訟準備時間和差旅時間等。③互聯網法院自成立以來已經審理了大批的知識產權案件,給了原創者更多的產權保護的希望,促使糾紛當事人更愿意用法律,通過訴訟以保護自己的產權權益。

  二、當前知識產權法院體系仍待解決的問題

  (一)案件區分管轄未明確劃分

  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管轄的案件范圍非常廣,幾乎涵蓋除商標外的全部知識產權類型。但從案件的受理范圍來看,我國目前并未明確區分技術類和非技術類的知識產權案件界限。筆者從我國實際考慮,我國在知識產權訴訟糾紛領域,仍然缺乏具有知識產權知識和法律知識的復合型高素質的法官隊伍,如果不區分技術類和非技術類知產案件,會導致法官在第一審的知識產權案件中難以形成統一的審理標準和尺度,因為技術類的案件在全國各地分布不均,多集中在沿海地區。所以培養更多的專業素質的法官隊伍,實現當前有限的技術型法官人才人盡其用,區分技術性和非技術性案件確有必要。④

  (二)審判組織體系仍需進一步規范

  目前知識產權法院的審判組織體系同現有的法院體系相同,為四級兩審,雖然引入了飛躍上訴的機制,但基于知識產權刑事案件的嚴厲性和知識產權對專業知識要求的苛刻性,沖破舊有的兩審終結制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傳統的兩審制套用在知識產權的案件中,由于權利管轄機制復雜,加上地方保護主義和法官隊伍的專業知識缺乏問題,第一審的事實認定程序可能會受到較大影響,到了第二審往往很難作出公正有信服力的終身判決。所以筆者建議,可以嘗試將現有的兩審變為三審的審判模式,或者讓知識產權法庭獨立建制,成為實質意義上的國家層面的知識產權專門審判機構。⑤

  三、完善知識產權法院體系的建議

  (一)繼續穩步推進三審合一的審判模式改革

  早前民事和行政“二審合一”審判模式在三大知識產權法院的試行并不能解決知識產權涉及刑事案件時與民事和行政的程序銜接問題,需探索新的審判模式。我國當前的知識產權訴訟雖未明確采用“三合一”的審判模式,但試點工作從未停止。目前多個地區已經推行“三合一”審判,并已經適用在具體的實務中,對于審判資源配置的優化和法律適用標準的設立具有良好的作用。“三合一”模式也有利于程序的銜接和緩解不同判決的沖突,因為三種不同的訴訟由于不同的執法標準和認定事實方式往往會造成判決的明顯不同,采用“三合一”模式可以打破三者的界限,節省大量司法資源和提高訴訟效率。試點工作探索解決好“三合一”如何運行的問題,確定一套經濟、便捷、高效的運行模式對于司法改革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推力,因此繼續穩步推進“三合一”模式的改革迫不及待。

  (二)賦予法院權利有效性的裁判權力

  知識產權是國務院行政部門管理授予的權利,只有行政管理部門有裁定其權利存在與否以及效力的問題。在實踐中,當事人通常會先選用提起行政訴訟的方式維權,若不服再提起訴訟。但在“三合一”的審判模式中會出現銜接難的問題,因為《行政訴訟法》規定,法院無權對知識產權的權利效力問題作認定,如果在訴訟過程中涉及此問題,就必須停止等待行政部門對此認定,而且當事人不服決定還可以復議,如果當事人不服行政復議機關作出的決定,按照法律規定再次提起訴訟,這無疑造成了司法程序的循環,極大浪費了司法資源,所以做好訴訟和行政復議的程序銜接是必需的。對此,可以借鑒勞動糾紛的一裁兩審終審制,賦予法院就權利有效性直接作出裁判的權力,這樣在行政復議機關作出行政決定后,即便當事人依法提起訴訟也符合“兩審終審”的審判機制。⑥

  (三)改良雙軌制,設立協調管理機構

  我國對于知識產權的保護采用雙軌制,也就是行政與司法保護并行,兩種方式各有利弊,均衡好兩種方式的行使,能實現最大化保護作用。實踐中,由于行政機關有先行的權力,可以第一時間接觸侵權行為的信息,便捷性和各類行政部門具有專業的優勢等特點可以起到好的預防作用。但同時對于司法保護也有消極的影響,當侵權行為可能涉及刑事案件時交由司法機關處理,但司法機關并未第一時間掌握案件具體信息,再加上兩種機關處理案件的執法標準不統一,很可能在多層處理的基礎上作出不一樣甚至相反的裁決,這是不合理的。所以有必要改良雙軌制的保護機制,做好保護方式的協調工作。筆者建議,為了降低兩種保護方式的沖突對利益的損害,可以從立法的角度入手,規定統一的執法標準和執法程序,同時建立行政和司法保護銜接制度,成立具有高效性、權威性的協調管理機構,去除標準的差異化,促進各類權利分管機關之間的溝通,最大限度地提高各職能機關的效率。⑦

  (四)完善知識產權維權的法律制度和維權機構

  當前社會知識產權領域的侵權行為泛濫,維權意識的提升迫在眉睫。我國目前大部分人仍缺乏知識產權的保護意識,設立社會知識產權維權援助中心是必要的,對于公民有好的指導和幫助作用。同時可以建立知識產權的維權信息庫,為司法機關和知識產權行政管理機關提供互相溝通協作的平臺,還應該設立公共平臺,讓公眾有更多的機會接觸知識產權的相關信息和知識。此外,還須構建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的維權機構,切實為保護公眾的知識產權配備系統的行政和司法機制。

  四、結語

  總之,司法改革任重道遠,我國應該立足實際國情,展望未來,大膽提出創新和改革的建議,努力將知識產權法院體系建設得更加完善。

  作者:李曉龍 單位:中國刑事警察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ojbtna.icu/zhishichanquanlw/20596.html

    上一篇:現代農業知識產權保護現況
    下一篇:沒有了

    pk10三码技巧规律